光幻视

师兄弟大法就是好。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十,完结)

完结啦。差不多半个月写了五万字,手速还算快233

全文可上菠菜:http://spinates.com/post/2488


十、

慕容涟死了,藏书阁被烧,慕容府里自是乱成一团。谷月轩一踏进府里,慕容蘅便被其他人叫走了,而任剑南正站在门口等着,神色甚是焦急。

“谷大哥,你这一夜未归,可把我吓坏了。”他连忙迎上前来,苍白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显然是松了口气,说完又四下张望了番,见其他人皆未注意到这里,才压低了声音问道:“昨天那人可追到了没?”

谷月轩摇摇头,苦笑道:“不仅没追到,我还一时不察中了那人的陷阱,昏迷了大半个晚上,幸好有阿棘出手相救,否则后果更是难料。”

任剑南一愣,道...

13 57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九)

写这个文就为了这么点字的谈恋爱……憋死我了_:(´ཀ`」 ∠):_


九、

谷月轩这一番昏迷,倒是没有过去太久,许是心里仍有挂念,他的意识总有一缕勉力保持着清醒,能感觉到有人抱着他走了不短的路,而后耳畔传来泠泠水声,一双手略带颤抖地覆上他的脸颊,反反复复地擦拭了好一会,迟迟没有离开。

他拼命想要睁开眼来,偏偏头疼得像是要炸开,眼皮似有千斤之重。他花了好一会功夫,像是做了这辈子最吃力的一件事,才让右手抬了起来,抓住了另一个人的手腕。

他张了张嘴,两个字就在嘴边,他却也不知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唤出声来。不过那人被他抓着,只是稍稍僵硬了瞬,并没有把手抽走。

谷月轩心想,

11 53

【谷荆】一个我也不知起什么名字总之就是狼人AU的故事

笛笛子的梗! @异步清零 一个没忍住!写了个同背景的谷荆ver!

然后,我显然复建欧美文风失败了_:(´ཀ`」 ∠):_想想死线,一个大写捉急。


——

傅剑寒知道自己这回栽了。

他本来只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拐去了一家新开的甜品店,买了一盒据说刚上市的味道十分不错的酒心巧克力,出来后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剥开糖纸把巧克力往嘴里抛,抛到第三颗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眼前这条幽深的小巷子,他之前从未踏进过一步。

而他不从这里走的原因,只有一个。

这条巷子很长,明明就在最热闹的居民区附近,却格外的幽静,别说人声,连其他常见的野猫野狗的声息都没有。隔了一条...

26 69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八)

该有的英雄救美,必不会少。


八、

一行人离了内堂就往慕容府的另一头赶去,不一会便将慕容涟所居的小院围得水泄不通。

本有人打算上前敲门,被慕容沛出手拦住,那慕容涟的二弟子立马会了意,抢着上前一脚踹开院门,口中呼喝道:“老贼慕容涟,还不快快出来认罪!”

院门一开,有两人从中走出来,一人见了踹门之人,怔愣道:“刘师兄,你怎的这般对父亲名讳大呼小叫?”

而另一人已看到后头的百十来人,面色一凛,冷笑道:“阿弟,你看看清楚,我们这今日是有贵客上门了。”

“这两人就是慕容涟的两个儿子,慕容艾与慕容芮。”任剑南暗中对谷月轩道,“他们大约还不知发生了何事。”

慕容沛将全族人召于内堂,唯独瞒着慕...

8 40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七)

容,容我先放飞自我金田一一下……


七、

慕容府的内堂里,此刻已是里里外外挤满了人。谷月轩抬头一瞧,见慕容沛就站在最正中,而堂内不仅大部分在寿宴上见过的慕容家子侄都在了,连其他还未离去的群雄也多数在列。

“好大的阵仗啊。”任剑南皱皱眉,小声嘀咕了句,本打算趁着人多和谷月轩一道往最靠边处一站,没想到他们来得太晚,这一进门就被慕容沛瞧见了,连连招呼着唤到跟前去。

“谷盟主,任贤侄,你们可来得正好。”慕容沛似是一直在等他们两人,见他们现身,面上笑意现了一瞬,随即又恢复了肃然,抬头对着众人清了清嗓子,“今日老夫邀诸位豪杰前来,实则是有一件事想让各位一起做个见证。”

众人均面露好奇,只听夏侯...

9 27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六)

啰嗦得觉得自己跟写剧本似的,爽。小任真的很忙,剧组盒饭要给小任加菜。


六、

谷月轩除去蓑衣与布巾,从巷子里大大方方地踱出来,与街上一大群赶过来的慕容家的人擦肩而过,走回任剑南身边。

任剑南自然清楚那被顺手借走的蓑衣与布巾是不会归还了,这会正忙着掏银子给那两位小贩,见谷月轩就这么一个人走了回来,连忙压低声音问:“谷大哥,荆兄呢?”

“阿棘已脱身。”谷月轩看了眼边上跑过的慕容家的人,低声笑笑,“他们能追得到他一次,但铁定追不到第二次。”

任剑南往远处张望了番,嘟哝道:“荆兄既然来了,就算暂时要避开慕容府的人不便现身,怎么也不来同小弟打声招呼,莫非还是怕我计较当年之事?”

谷月轩在心...

18 41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五)

别嫌老二作,他是有原因的!(。


五、

第二日一大清早,谷月轩走出院子,就迎面撞上了任剑南。

他看着脸上倦容未褪,约是一宿未曾安歇,不过见了谷月轩,还是关切问道:“谷大哥,我正想去找你呢,你既然答应了要查出杀害钱兄的凶手到底是谁,可有什么头绪没有?”

谷月轩道:“昨夜我已检查过钱兄倒下之处的周边情况,从那溅到草叶上的血迹形状来看,钱兄是死于一剑穿心没错,可那使剑之人,却是站得离他极近,最多只有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任剑南惊道,“逍遥谷身法轻灵,以我对荆兄的了解,他若要出手,一丈之内连飞花落叶皆能刺中,哪里需要走得如此之近?如此可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此事断不可能是荆兄干的。”...

11 42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四)

系统提示:您的二师弟持续隐身中。


四、

慕容沛面上明显一愣:“少门主此言可当真?”

“我这武功是比不得谷盟主,眼神却也不差,尤其这佛剑,我可是还算有缘亲眼见过好几次的。”西门峰斜睨了眼谷月轩,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的神情,稍后又邪邪一笑,故意抬高了声音,“这里定有人比我更熟悉这剑痕,任兄你倒是说说,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接连被点到姓名,任剑南不得不在众人眼光下站出来,走到钱之礼身边,低头细细看那伤处。

一旁慕容沛急切道:“任贤侄,这佛剑可是出自铸剑山庄,依你之见,西门少门主说得可是真的?”

任剑南闻言在心底一阵苦笑,在场之人中能看出这剑痕蹊跷的绝非少数,西门峰出声点破,却又将最难做之...

10 43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三)

我很想撒狗血,我认真的。


三、

眼见宾客陆续来齐,寿宴便也开了席,一时玉盘珍馐,觥筹交错,好一派非凡热闹。

谷月轩推辞一番后与任剑南一道在主桌右手方坐下,他清净惯了,就算当上武林盟主,对江湖同道间你来我往之事还是不大热衷,不必要的交道都是能避则避。这会贺礼已经送到,他就好像是大事已了,人是还坐在席上,心却不在此间,这一桌吃食,满堂喧哗,都似是没落到他眼里一分。

任剑南见他落箸于一块赤豆酥上,却没放入口中的意思,轻笑着摇摇头,回头举着酒杯,将一名试图找盟主搭话的年轻后辈不露痕迹地挡下。

“嘿,这慕容老爷子排场还真不小,居然请来了这么多人。”过了一会,有熟悉的声音从后侧人群里传来,听...

8 47

【侠客风云传】【荆谷】两相望(一)

答应了半年的21坑,半夜开一开。

盟主线天龙教之战两年后,荆棘出走,谷月轩盟主。一个大约与任何主线都无关的江湖故事,可能会有狗血注意,有部分原创人物注意。


一、

日近中天,苏州西郊天平山上,有一行人正在窄窄的羊肠小道上走着。为首的是一名铁塔似的黑胖子,一抹面上汗水,伸手推搡了把跟在后头的一名年轻女子的肩膀,粗声粗气道:“哭什么,烦死老子了。等到时候见了老大,将你赏了几个兄弟做老婆,保证让你快活!”

他这话说得下流,只听前后跟着传来几声猥琐低笑,那女子禁不住脸色一白,又不敢哭得更大声,呜呜咽咽更是悲戚。

“你们这帮贼匪,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劫人,还有没有王法了!”有一少年自那女子身后站...

23 70

哈哈哈感谢C太太送来的温暖!!!超喜欢这张帅帅的横幅,所以没忍住印了拉页www亲友说有电影的感觉!十分之炫酷!

天似穹庐:

给 @光幻视 的谷荆本《乱流》画的G!超喜欢乱流的打戏,所以尽管水平麻麻也豁出去画打打打了……!!!

乱流真是好看极了呜呜呜棒棒棒……买了本子的记得好好看啊!!!

106

哈哈哈哈女装陆少已然是洛阳一枝花2333好看!!!(☆_☆)

啊啊这个版本的《将进酒》真是太好听了!!感谢太太安利!!!!开心地loop了起来

史哲茹斯夫:

    我竟然昨天才看到 @光幻视 太太的乱流,实在是太太太太好看了!人物性格都拿捏得好,谷荆是我喜欢的模式,而且陆少!!陆少他!!陆少我我我……总之现在是陆少脑残粉。也被小傅圈了粉,唱将进酒那章实在太帅!(顺便推荐一下这个版本的将进酒,感觉和文中的节奏很像,开头慢而悠长,逐渐越来越快,最后一句前却留白了好久。http://music.163.com/#/song?id...

58

摊宣好看!!圈圈辛苦了!!!走过路过的盆友记得来玩!!!!

maruko:

大家好!我来发一个国产FM的摊位宣传。

我们在【C06师兄弟大法好】。

这次侠客和古剑都有新刊,

摊主是我和 @银G , @光幻视 

欢迎大家来找我们玩www

102

清零太太的封面既美又可爱!配上闻笛太太的文,真是太棒了!!
修桑表示,这样可爱的AU,还能再为太太写十篇番外!四年能收到结发这样的G文,也是她的荣幸!九折因为预算不够导致排版简陋略微遗憾!西问什么都不说了为了我大谷荆掏钱掏心掏肝掏肾都不算啥!(喂
(大半夜发疯见谅2333

异步清零:

大家好,这里是初来乍到的清零,这是我给闻笛赋太太以及修太太为四年太太的《乱流》本写的G文别册《结发》糊的封面,正本还有圈太太的封面,晴九折太太的排版,由西问太太主催完成,实在是一个非常热闹的本子呢!!

…………鬼啊,说完之后一股凄凉感油然而生。总之……就算不好吃,至少也是新鲜的肾,n个马甲n份肾,还请笑...

44

谷荆漫本《锻心》+文本《乱流》联合本宣

大家好,以上是我和 @maruko 这段时间爆的肝,现在开始通贩预售:

漫本《锻心》

文本《乱流》

场贩首发在1月3日帝都国产FM,摊位名“师兄弟大法好”,到时两位作者都会坐摊,欢迎同去的小伙伴过来耍一耍。

不过不支持场取拍付哦。

本子主要信息都在宣图上,乱流全文在该lofter和菠菜上皆可看到,本内新增三篇番外。

万分感谢所有慷慨送G的战友!你们送的温暖就是我们战死线的动力!!


随手扩散感谢,微博转发可参与抽奖:戳我


P.S. 同店还有好几本古一苏越本,欢迎如有感兴趣的朋友一块带走。


5 74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二十一)

决战。


二十一、

北邙山上松柏遍地,朔风一起,漫山飒飒,满目苍翠翻滚如浪。

在这如涛松声中,有人正不疾不徐地拾阶而上,这满盈着天地的大风吹乱了他的长发与布衫,却未曾吹乱他静静的眸光。

山顶上已有了另一个人,那人本来好像不在那里,可就在那脚步声踏上这山巅的时候,那个黑漆漆的影子仿佛突然就凭空出现了,快得就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树上落下来的,又或者,他其实一早就已隐在无处不在的大风里。

那是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他长得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狰狞,只是那眉眼寡淡得就好像石头未能雕刻完全一样。而他怀里抱着的一柄刀,竟比这昏沉未醒的天光还要亮。那刀是弯弯的,形状就像江南美人的眉毛,气味却是冷极煞极...

10 57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二十)

完整直接去菠菜吧。


二十、

入夜一久,又渐渐起风,大风将整一块夜幕吹得干干净净,更显得头顶那轮圆月清冷冷的。

从那江府密道里出来,荆棘与谷月轩一道回了长虹镖局,与陆少临交代了几句,说好了等黎明出发去洛阳城外等东方未明。

待回到院里,荆棘习惯性地擦了会儿刀剑,再一抬头时,却发现谷月轩不见了踪影。他心里一揪,想起之前那疯子说话时候谷月轩的种种神情,隐隐猜到了那人此刻会去何处。

这大半夜的,又是深冬,洛阳街上早就没什么人,更不用提白天都人迹罕至的破庙。那庙门是虚掩着的,被大风刮得簌簌作响,散发着一股老旧腐朽的味道。荆棘推门进去,果然看见他要找的人正立在摇摇欲坠的房梁下,微垂着头,一副沉...

25 58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九)

喜闻乐见的主要矛盾之一。


十九、

从白马寺出来,谷月轩与荆棘一同回到镖局,才刚一进门就见关伟慌慌张张地带着一群人往外跑,嚷嚷道他把陆少临弄丢了。

谷月轩想起之前路上喧哗,道:“陆兄不会是遇上那群锦衣卫了吧?”

荆棘啐了口:“这小子,尽在紧要关头坏事。”

他们正欲转身出门寻人,背后传来一声轻咳。

一名红袄绿裙的高大女子倚在门口,一撩长发,盈盈笑道:“谷公子,荆公子,你们可是要找奴家?”

关伟一见门口那人,喜上眉梢,直冲上去搂着那女子肩膀开怀大笑起来,惹得边上站着的其他镖师大为惊骇,一阵窃窃私语。

荆棘看了会那女子,又看了看跟前一扫愁闷的关伟,皱眉狐疑道:“新相好?”

谷月轩...

15 50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八)

一般来说只有刚开头和快结尾的时候我能坚持日更吧。

#本章有奇怪的梗上线,没忍住自己对陆少的爱【。


十八、

两日之后,洛阳城里。

武林大会在即,城里人流密集,大清早的街道上也不显空旷,来来往往皆是腰佩刀剑的江湖人士。一辆风尘仆仆的马车慢慢驶入城门,混在人堆里并不起眼,也没人注意到一左一右坐在车辕上的人是谁。

马车挑了条僻静些的路,又往城里走了一段,路过一家茶馆时,有一行人似已等待多时,为首的绿衫青年从桌边站起来,迎向前来。

他倒是一眼认出了驾车之人,朗声道:“谷大侠,荆大侠,关伟在此等候多时了。”

荆棘坐着未动,谷月轩先行跳下车辕,拱手道:“原来是关少镖头。不知少镖头是受何人所...

16 55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七)

随便谈个恋爱。


十七、

汝州郊外,有一匹马伴着一辆马车匆匆地走在林间小道上。

下了数天的雪总算是渐渐停了,周遭枯枝上的积雪被日光晒融,淅淅沥沥地落下来,倒像是又下起了一场冷冷的雨。

不远处是一条不宽的河流,骑在马上红衫青年一勒缰绳,轻轻跃下,对着马车说道:“谷兄,荆兄,少临兄,再往前就要过沙河了。”

坐在车辕上的人摘下头顶斗笠,刚刚回头,就见身后车帘被一只苍白瘦长的手稳稳撩开。

谷月轩迎着日光微眯了下眼,先冲着荆棘笑了笑,又抬头对傅剑寒道:“多谢傅兄这一路照顾,从此处到洛阳,大约还剩下三四天脚程了吧。”

四人在宿州城外会合,一刻不停地赶了三天路,待出了凤阳府才敢稍事休息。好在...

28 73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六)

打打打,然后谈下恋爱。


十六、

正卯时分,宿州城北门。

过几日便是冬至,夜是极长的,这会天色仍暗着,街道房舍皆笼于浓稠的雾气中,一眼望去,只能隐约辨个灰蒙蒙的剪影。

四处阒寂无人,间或几声鸡鸣,飘散在这冬日清晨的寒风里,直到几声轻轻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踏碎了这方静谧。

一辆马车自浓雾深处行来,出现在通往城门的窄巷一头。

这车行得不紧不慢,坐在前头车辕上的人手握缰绳,和着车辙碾过青石路面的轱辘声,悠悠闲闲地哼着小调:“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他声音清亮,气韵充沛,虽说有几个音不在调上,一首曲子下来却也挺顺畅,颇有几分率性滋味。

这条小巷格外幽长,行至一...

侠风那个四十问

看到了就随便填下,找找源头问卷应该是来自 まるこ GN?


1. 请问你的昵称和你在游戏中给主角起过的名字

昵称:阿四

起过的名字有:百里越(。)、东方日天、师兄嫁我、渣渣


2. 请问你是玩过武林群侠传的老玩家还是从侠客风云传开始玩的新玩家

新玩家


3. 老玩家的话,是怎么接触到武林群侠传的?

4. 新玩家的话,入坑的契机是什么?

有一天看到基友在首页转发游戏相关,一眼看上宣哥画的大师兄立绘,biubiu——直击心脏。


5. 数字版、标准版、豪华版你购买的是哪个?

数字版x2,外加一本武林通鉴 ...

14 11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五)

最后的好师弟卡我便是没想到【。


十五、

那店小二一出手,他们便知此处已被有心人暗中盯上,自不敢久留,立刻出了客栈,往市集中央走去。

人流密集之处反而更安全,一行人走走停停,等确定了周遭再没有可疑之人的跟踪,才由傅剑寒带着七拐八拐摸到了一处小巷子里。

那巷子比寻常可见的还要幽深些,两侧墙上砖瓦斑驳,铺着大片枯绿青苔,脚下青砖地面也是坑坑洼洼,一看便许多年未曾整修过。等到了巷子最深的地方,日头都被挡在了半堵残垣外,面前灰墙边上胡乱叠着一大丛干柴,堆得约有大半个人高,从那木条交叉的缝隙中,勉强可以窥见一闪红漆半褪的窄木门。

走在最前头的红衣剑客伸出手,轻推了推那扇门。

门没落锁,吱呀...

13 72

师兄弟都苏又帅!!!!!(☆_☆)(☆_☆)(☆_☆)敲碗等生日礼物到手XDDDD 一定马上用起来!

爱圈圈!!!!!!!❤❤❤

卤蛋教右护法:

送给 @光幻视 的乱流的图。

我好喜欢那个一出场,带着斗笠,浑身充满武侠气的阿棘qwq真的好帅!!!

让我带图表白!!爱问问!!!(_:(´ཀ`」 ∠):_

1 130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四)

值此良辰美景,这章全是闪光弹。

以及有傅傲天出没。


十四、

这世上最大的喜,莫过于失而复得。

谷月轩从来以为自己不是个会计较得失的人。从小到大,无瑕子便这般教导他,做人要淡泊,要心宽,这般才能无欲无求,逍遥自在。他是真的听进去了师父的话,在逍遥谷的那些年里,凡事他都尽力去做,因为比常人少了些旁骛,慢慢地一步一个脚印,就走到了叫人高山仰止的地方。这一路上多少辛劳困苦,他并不以之为失;而随之而至的世人称道,他也未必视之为得。

那些江湖中人趋之若鹜争抢得头破血流的东西,恰恰是谷月轩不在乎的。不了解他的人,只当他是品行高洁虚怀若谷,而看不惯他的人,又当他是装模作样欺世盗名。这些人的心思,...

12 76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三)

差不多告白了。


十三、

客栈外的小巷子里,拄着拐的老头晃悠悠地走着。他腿脚似是有些不便,步子迈得极慢,深一脚浅一脚,腰上的葫芦有节奏地敲击着那拐棍,和着步子发出沉闷的咣咣声,在这条深深的巷子里回来荡去。

夜半时分,风更大了些,吹得两边屋舍的灰瓦都在咯噔作响。独自走着的温壶九好似从那声音里辨出了一丝异样,忽然间就顿住了步子,乱蓬蓬的白发遮掩下,一双苍老的眼里冷冷地迸出精光来。

只听他低喝了声,手里的拐棍倏地抡起,挟着十足的劲道往后一劈。

尘土飞扬处,银光乍现。

他那一拐自然没能真劈到地上。抵着他木拐的是一柄泛着寒气的、这世上绝无仅有的好刀。

墙边的阴影里,荆棘长身而...

20 85

【谷荆】正道大侠与魔教小哥

一个特别扯淡的梗,算是个倒写?

我不管,我就要接着萌。


——

有一天,正道大侠在一座高山脚下捡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受了很重的伤,昏迷不醒,眼看着就快要死了。

正道大侠身为正道大侠,自然不会看着任何一个人在眼前死去。尤其那个人还很年轻,长得也挺俊。

这座山的山顶上是魔教的大本营,正道大侠是知道的。他想,这个年轻人大概也是被魔教那帮人害的,才会跌落悬崖。

于是他心生恻隐,二话不说地把人背回了客栈里。

正道大侠费了千辛万苦,端茶送水,亲自煎药,熬了几天几夜,才把那人救活。

那人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拎着他的衣领,咆哮着问这里是哪里他又是谁。

正道大侠镇定地微笑:“在下逍遥谷大弟...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二)

这里也要努力谈下恋爱。


十二、

天地间风再大,也吹不散这夜的浓黑。

陆少临静静地跪在岸边,从头到脚都是湿的,一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面前漆黑的水面。他已经保持了这个姿势许久许久,又仿佛还能继续在这里待上许久许久。

他的眼睛瞪得很大,被风吹得又干又涩,可他仍是不敢闭眼。只因为一闭眼,他就会见到那映红了这天与水的火光。

他的大哥,是为他而死的。

比起撕扯着心肺的痛,他心头更燃烧着一把无名的怒火。他的大哥本该在水上畅怀大笑,而不是沉在这阴冷刺骨的水底——那被追杀的、本该死在这里的是人,是他!

这念头让他将双拳握得咯吱作响,几乎就要站起身来,往那水里一跃而下。

可是一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16 60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一)

送了份便当。_(:з」∠)_


十一、

快到宿州的时候已是黄昏,阴天日头落得早,除了不远处渡口系着的那几盏灯笼,这一片水域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光亮。

史义抱着长棍,抬头望了望这黑沉沉的天,叹道:“这晚上怕是要起风。”

若非如此,以这水路平常的热闹,渡口附近不会看不见其他船只。许是时节不好,没什么人敢顶着冬夜的大风里出行。

海鲨帮的弟兄都是见惯海上大风大浪的人,这运河上的风,再大也不至于没法对付。只是当初他们来得匆忙,这一路行船,吃喝休息都在水上,算算到洛阳的日子,这半道上是必须上岸添些补给。

史义嘱托了那撑船的海鲨帮弟兄几句,叫他靠岸后将船系得稳些以免被风刮跑,又对跟着走出来的谷...

12 46
 
1 / 2

© 光幻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