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幻视

师兄弟大法就是好。

【谷荆】一个我也不知起什么名字总之就是狼人AU的故事

笛笛子的梗! @异步清零 一个没忍住!写了个同背景的谷荆ver!

然后,我显然复建欧美文风失败了_:(´ཀ`」 ∠):_想想死线,一个大写捉急。


——

傅剑寒知道自己这回栽了。

他本来只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拐去了一家新开的甜品店,买了一盒据说刚上市的味道十分不错的酒心巧克力,出来后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剥开糖纸把巧克力往嘴里抛,抛到第三颗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眼前这条幽深的小巷子,他之前从未踏进过一步。

而他不从这里走的原因,只有一个。

这条巷子很长,明明就在最热闹的居民区附近,却格外的幽静,别说人声,连其他常见的野猫野狗的声息都没有。隔了一条街就是人类城市的商业中心,只是外头明晃晃的灯光被高墙挡住了大半,几乎一缕都没能透到跟前这青石斑驳的路上。

在这暗夜里,年轻的狼人本能地耸了耸鼻子,远比寻常人类灵敏的嗅觉告诉他,这看似平静的空气里,藏着一缕极淡的、似是被刻意掩盖过,可又因为历史过于悠久而抹之不去的血腥气。

他下意识地想掉头就走,然而下一秒,就有一个声音自他前方轻轻响起。

“这位小兄弟,你不该来这里。”

那声音淡淡的,竟像是带了几分温柔,傅剑寒抬起头,在右侧的高楼顶上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视力极好,就算隔了几十米远,也能将对方的样子看得一清二楚。

男人很高,穿了一件深色风衣,长长的黑发在脑后高高束起,鼻梁上还架了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可傅剑寒知道他一定不普通。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大半夜地去屋顶上吹风,还没事干对他这么个走过的路人甲传音千里?

“恩,没错,不好意思啊兄弟,是小弟我走错路了。”傅剑寒深知此人绝不简单,本着绝不能主动找麻烦否则回去会被室友关在门外的基本认识,他二话不说就打算溜之大吉。

“慢着。”男人从楼顶一跃而下,下一句话就在他耳边响起,“既然来了,那我也不好放你轻易离开。”

傅剑寒脊背一僵,在心里苦笑了声,杨大哥啊杨大哥,你可千万明察秋毫,这回不是我要找麻烦,是麻烦非要来找我。他一边垮着脸,一边身体已向后弹起,避开不知何时已逼到眼前的拳风,一双眼紧紧瞪着眼前的男人,咧开的嘴角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

男人未给他喘息的机会,转眼又出了好几拳,每一拳都极为凌厉,直冲着傅剑寒的要害而来。

“唉,有话好好说,我这么一个遵纪守法的小老百姓,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傅剑寒忙着闪躲,一眼瞥见男人脖子上挂在在立领衬衫外头的一抹银光,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等下,你是猎魔人?”

“恩,我是逍遥谷的人。”男人笑眯眯地说完,又是一招锁喉,戴着十字银戒的右手直卡傅剑寒的咽喉,“我叫谷月轩。”

“我靠!”傅剑寒往后疾退出五六米,双脚踩住一侧墙面,凌空翻了个身才站稳,“你就是那个每年赤手空拳能抓几百个狼人吸血鬼的变态猎魔人?”

傅剑寒一般不骂人,他是个狼人中的异类,一点没有同族常有的暴脾气,用杨云的话说是酒精与糖分摄入过多以至于心宽体胖只知道傻乐,可他这一声变态还真不算冤枉了人。在这座城市里,无论是他的同类还是死敌,大家都知道一个人的名字,也知道没事干千万别靠近那人老巢半步——除非哪个家伙脑壳坏了,想尝尝最负有盛名的猎魔人一双铁拳的滋味。

谷月轩之所以有了变态之名,原因有二;一是他不像别的猎魔人,从来不用兵刃,而是喜欢徒手格斗,明明只是个人类,却能轻轻松松打赢速度远胜于他的吸血鬼和力量远胜于他的狼人;其二就是,他一般不下杀手,而是会把落到他手里的那些倒霉鬼抓回去关进逍遥谷里。

傅剑寒只要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关进地牢用被铁链锁上一百年,要酒没酒,要零食没零食,就急得连头发都炸了,低吼一声,双脚踩地一个使力高高跃起,往谷月轩身上扑过去。

这扑到一半,他忽地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召一般,体内热血翻涌,冲击着他的每一条血管,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伸出去的指甲尖一点点拉长,肌骨拉伸咯吱作响,将他身上的卫衣撑出了一道裂痕——

傅剑寒抬头看了看天上那圆滚滚的月亮,又没忍住在心底骂了两句娘。

第一句是,谁他妈告诉他今晚上是阴天的?

第二句是,这身衣服他妈的还是昨天刚买的呢……

随后他就骂不出来了,一个进入变身期的狼人,脑子里还有什么理智可言呢?

第一声狼嚎响彻小巷,紧跟着是第二声,谷月轩也没想到这狼人打着打着说变身就变身,冷不防被一抓拍到了地上,就地一滚,脸上出现一道淡淡血痕,脖颈离那嵌入地面的利爪只有不到五公分。

镜片后的双眼眯了眯,他双手后撑腰身一挺,也不知怎么使的力,人原地跃起的同时,双腿接连踹向傅剑寒的胸腹,饶是变身后的狼人皮糙肉厚,也被踹得退开了半米。

狼人更被激怒,吼声比刚刚还要凶狠,前爪一挥,再度扑向眼前的人类。

比起两米多高的狼人,谷月轩也被衬得瘦小了不少,不过他深谙狼人的弱点,那群大家伙变身之后,身形庞大许多,再怎么灵活也有限度。他一个侧身,风衣下摆微微扬起,躲过狼人的前爪,紧跟着抬手一抓,正抓住巨狼下颔处的毛发,整个人靠着单手之力翻身跃起,跪落在狼人颈背上。

“得罪了。”他一只手牢牢抓着手下钢针般坚硬的毛发,不让自己被甩下去,另一只手握紧了那条虚虚缠在狼人颈间的白色带子,猛地收紧。

那该是傅剑寒本来缠在额上的发带,被他这么一扯,紧紧勒入了狼人皮毛下最为柔软的咽喉。

那里本就是狼人最大的弱点,巨狼一阵剧颤,吼声变成难受的呜咽。

谷月轩却在那一瞬稍稍晃了神。放在往常,他自然已出手将猎物劈晕了,可偏偏今日让他抓住了这条带子,脑子里倏地闪过刚刚那少年高高兴兴嚼着零食走近的画面,那般无害,当真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少年人。

只这瞬间犹疑,狼人便抓住了机会,抬抓扯住那条坏事的发带,将背上的人甩了下来。

谷月轩被甩得跌出七八米,后背重重撞上一侧围墙,将那墙面震得现出一个明显凹坑,待他再站起来的时候,嘴角渗出鲜血一缕,而那狼人已逼至跟前。

最强的猎魔人忽然间意识到,他今天晚上遇见的这个狼人,也是不一般的强悍。

头顶覆上一片阴影,越落越近,谷月轩想躲,可到底受了不轻的伤,动作比狼人的致命一击慢了一拍。

“嗷呜——”突然之间,身边又传来一身长吼,一道深赤色的影子从巷子的另一头急蹿过来,将他面前的狼人撞翻在地。

转眼间,两头巨狼就扭打在了一块,巷子两侧不停有砖石簌簌落下,每一爪子落地都像是要引起小型地震。

这场战斗开始得突然,结束得也快,不多时那头赤狼就已占了上风,一爪将另一头狼人压倒在地,嘴里银光一闪,齿间居然多了一柄银制弯刀,正抵住那狼人的脖颈。

“慢着,阿棘!”谷月轩高喊了声,他手里正捏着一只印着怪模怪样长剑花纹的钱包,里头搁着一张身份证件,他低头看了眼,声音里颇有些惊讶,“他就是傅剑寒?”

荆棘不满地甩了甩脑袋,嘴里叼着那银刀转了个个,用刀柄狠狠削了记爪下狼人的脑袋。

“好吧,看来只能跟剑南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人。”谷月轩无奈道,走过去摸了摸荆棘的毛发,“多谢你了,阿棘。”

荆棘咆哮了声,忽地转过脑袋一张嘴,咬住了谷月轩胸前衣襟,将人甩到背上,纵身一跃跳上了屋顶,不一会就飞奔出了数丈之远。

到了自家院子里,赤狼才把背上青年放下来,谷月轩慢慢走去洗手池边上,脱下风衣叠好放在一边,又解开身上衬衫,动作显然不那么顺畅。

那肌肉结实的脊背上,除了纵横遍布的好些暗色伤疤之外,又多了一大片青紫瘀伤。

“没事的,阿棘,就是一点点小伤罢了。”谷月轩一边说,一边面不改色地俯下身去,打算从柜子里拿点药,怎知一低下头,就觉得背上一阵温热。

他愣了愣,将手伸到后头,摸了摸正在舔他背上伤处的赤狼脑袋。

“阿棘,你今天明明是变身期,还要跟着我,这不合规矩。记得下次别这么做啦,不然让师父知道,肯定又要罚你。”话是这么一本正经地说着,他脸上温柔笑意还是一分未减,“不过,师兄很高兴,阿棘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般厉害。”

赤狼从鼻子里轻哼了声,甩了甩尾巴卷上谷月轩的腰,将人团团围住。

谷月轩靠在赤狼胸前,身上被既温暖又柔软的长毛裹着,倒是一点不觉得痛了。他抬起手,抚上赤狼耳朵下边最细的那圈绒毛,赤狼脑袋一颤,似是想要别开,可过了会还是败下阵来,将脑袋垂得更低,大约是觉得舒服了,在谷月轩来回的抚摸下,连耳朵都颤巍巍得耷拉了下去。

一人一狼就这般依偎着彼此,直到头顶星月渐渐隐去,天上晨曦微露。

谷月轩睁开眼来,就见身边不知何时没了赤狼的影子,怀里却多了个赤条条的人,只有腰上还暖融融的,低头一看,见是那狼尾还未变回去。

他不由得笑了笑,凑过去亲了亲还睡着的青年微皱的眉心。

荆棘一下子醒了过来,见到谷月轩凑这么近,瞬间一愣,想也不想地就要把人推开,结果刚一用力,就见谷月轩皱了下眉。

谷月轩轻轻吸了口气,苦笑道:“阿棘,师兄手有些麻了,能再待一会吗?”

他说的是手麻,可荆棘瞬时明白过来,谷月轩背上还有伤。

“哼,脆弱的人类。”他嘴角冷冷一撇,搭在谷月轩腰上的手却没收,长尾还往上动了动,若有似无地轻抚过谷月轩背上伤口。

青春期之后,他就再没在谷月轩面前变身过,只因为作为狼的时候,受本能驱使,有些心里的情绪就不那么容易隐藏,他总会像是回到小时候那样,变成一只很容易受伤的幼崽,贪恋那个人身上的一点点温暖。

而作为人类的荆棘对此毫无疑问会觉得丢人。

谷月轩也明白这一点,自然不会故意说破,就是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

“阿棘,人类的确有许多做不到的事,所以有你在真的很好。”他抱着荆棘道,“若是有一天我出事了,你还能帮我照顾师父,照顾未明,继续将逍遥谷猎魔人一脉传承下去……”

“你又说什么胡话?别装得跟个正常人似的,这世上哪有猎魔人像你这般,捡了个狼人回来做师弟还不算,过几年又捡回了一个半人半吸血鬼?”荆棘嘀咕道,“要我说,做人真的没啥意思,不如你几时让臭小子咬上一口得了……呸,不行,才不能让臭小子咬你。”

“为何不行?”谷月轩故意问。他虽然肯定不会答应变成吸血鬼,可看着荆棘飞快变脸,觉得还没完全变回人类的师弟实在比平时要直率许多,就没忍住想逗上一逗。

“因为只有我才能……”荆棘没扛住本能顺口说了出来,一抬头见谷月轩笑得开心,立时脸色一变改口道,“他若是咬了你,让你去做那吸血鬼的子孙,岂、岂不是乱了辈分!”

他说得凶狠,耳朵尖却在发颤,看在谷月轩眼里,实在觉得这般模样的师弟可爱得紧。

“放心,我不会去做那冷冰冰的吸血鬼。”他轻轻一笑,搂紧了荆棘的背,一边亲上那死硬的嘴唇,一边探下手去摸了摸那颤动不已的狼尾,“那样的话,阿棘不会喜欢的。”

荆棘被摸得全身发软,不自觉地就松了唇舌,喉间发出低低的呜呜声,却一点没有凶残的威胁感,倒像是一声轻轻的呻吟。


一个时辰后。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知道么,昨天剑南居然把那头念念不忘的小狼犬捡,捡回——”东方未明推开院门,就把兴高采烈说了一半的话吞了回去。

“未明,你回来了啊。”谷月轩抬起身,镇定地捡起扔在一旁的衬衫,往身上一披,“昨晚没出其他什么事吧?”

“没,没啊……大,大师兄,你背上……伤得不轻啊。”东方未明关切道,“是被哪头狼人抓的吗?那狼人好生厉害,哎,这伤还渗血呢,要不然我帮你……”

“无妨。”谷月轩不慌不忙地扣着扣子,一向整洁的他似是毫不在意那几道血痕,嘴角笑得还莫名有些甜蜜。

东方未明情不自禁抖了抖,缩回伸出去的胳膊,低头看了眼荆棘,又嘟哝起来:“怎么还好多红毛啊,二师兄,你是不是要换毛了,下回我去找湘芸问问有没有防秃的……”

“闭嘴!再说一个字,老子就咬断你那干瘪的死人喉咙!”荆棘咆哮一声,朝东方未明扑去。

谷月轩微微笑着看向绕着自己打闹不休的狼人与吸血鬼,迎着朝阳心想,师弟们果真有活力,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完。

评论(26)
热度(69)

© 光幻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