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幻视

师兄弟大法就是好。

如果G文别册我不是不要脸地用上了8.5号字……这将会是我印的第一个单本印刷成本就已经比售价高的本子_:(´ཀ`」 ∠):_

以后不想出本了,安安心心帮基友排排版吧。噢耶。

7 12

乱流最后是168p……哦让我愉悦地吃会儿土【。

5 21

关于谷荆本《乱流》和《锻心》购买地址的更新

maruko:

大家好,

谷荆本《乱流》和《锻心》由于今天被淘宝强行下架了,现在已经更新了购买地址,最新的购买地址在这里:

《乱流》购买地址

《锻心》购买地址

之前购买的姑娘请不要慌张,买家信息都在,等场贩结束之后会按照地址给各位发货的。

请直接按上面的链接购买。

同时 同店苏越新本《血热》也正在预售中:购买地址在这里。

谢谢各位扩散。

如有造成麻烦万分抱歉。跪。

30

大家好!!《血热》的本宣肝出来了!

通贩预售地址:戳我

场贩首发在1月3日国产FM,摊位名“师兄弟大法好”,到时我和圈会和 @银G 一块坐摊,欢迎同去的小伙伴过来耍一耍。

不过不支持场取拍付哦。

本文游戏向苏越,科幻向机甲AU+ABO设定(AlphaXBeta),全文在该lofter上皆可看到,新增一万五傻白甜番外。

万分感谢画了这么美又燃的封面的我圈!感谢负责校对的灵酱小天使 @夜阑天澄 !感谢帮忙通贩的银哥!


随手扩散感谢,微博转发可参与抽奖:戳我


P.S. 同店还有我之前的一本苏越文本《归墟算法》与合志《山河共明月》...

17 75

谷荆漫本《锻心》+文本《乱流》联合本宣

大家好,以上是我和 @maruko 这段时间爆的肝,现在开始通贩预售:

漫本《锻心》

文本《乱流》

场贩首发在1月3日帝都国产FM,摊位名“师兄弟大法好”,到时两位作者都会坐摊,欢迎同去的小伙伴过来耍一耍。

不过不支持场取拍付哦。

本子主要信息都在宣图上,乱流全文在该lofter和菠菜上皆可看到,本内新增三篇番外。

万分感谢所有慷慨送G的战友!你们送的温暖就是我们战死线的动力!!


随手扩散感谢,微博转发可参与抽奖:戳我


P.S. 同店还有好几本古一苏越本,欢迎如有感兴趣的朋友一块带走。


5 74

感谢所有来安慰的小伙伴,我蛋疼完毕了,本来想删这个日志,但觉得大家的安慰很温暖,就留下了。

真心感谢大家XD

53 14

在荆棘丛里微微笑着的我轩!苏得我热泪直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爱你!!!!
(不过生日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一定要无情地戳穿你,不就是爱我才想画给我吗,爱我的话我天天都在过生日(就是这么不要脸
来,不嗦爱来爱去的废话了,继续一起努力生儿子!!!

maruko:

跟充电器一起送给我问的生日礼物2333大的板画起来好爽!!

39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二十一)

决战。


二十一、

北邙山上松柏遍地,朔风一起,漫山飒飒,满目苍翠翻滚如浪。

在这如涛松声中,有人正不疾不徐地拾阶而上,这满盈着天地的大风吹乱了他的长发与布衫,却未曾吹乱他静静的眸光。

山顶上已有了另一个人,那人本来好像不在那里,可就在那脚步声踏上这山巅的时候,那个黑漆漆的影子仿佛突然就凭空出现了,快得就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树上落下来的,又或者,他其实一早就已隐在无处不在的大风里。

那是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他长得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狰狞,只是那眉眼寡淡得就好像石头未能雕刻完全一样。而他怀里抱着的一柄刀,竟比这昏沉未醒的天光还要亮。那刀是弯弯的,形状就像江南美人的眉毛,气味却是冷极煞极...

10 57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二十)

完整直接去菠菜吧。


二十、

入夜一久,又渐渐起风,大风将整一块夜幕吹得干干净净,更显得头顶那轮圆月清冷冷的。

从那江府密道里出来,荆棘与谷月轩一道回了长虹镖局,与陆少临交代了几句,说好了等黎明出发去洛阳城外等东方未明。

待回到院里,荆棘习惯性地擦了会儿刀剑,再一抬头时,却发现谷月轩不见了踪影。他心里一揪,想起之前那疯子说话时候谷月轩的种种神情,隐隐猜到了那人此刻会去何处。

这大半夜的,又是深冬,洛阳街上早就没什么人,更不用提白天都人迹罕至的破庙。那庙门是虚掩着的,被大风刮得簌簌作响,散发着一股老旧腐朽的味道。荆棘推门进去,果然看见他要找的人正立在摇摇欲坠的房梁下,微垂着头,一副沉...

25 5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这个火龙果味儿的少嫖姑娘美貌值突破天际!二师兄不懂欣赏放着我来!!!!

三双筷子一个盘:

"哪来的妖怪,给老子麻溜滚远些"

@光幻视大大的更新,少嫖姑娘(不)调戏恶师兄实在太可爱了,于是没管住手抖(((

少嫖头被窝画得好像火龙果(捂面((其实感觉穿裙子会太短露出脚踝(((

师兄们请继续自由地谈恋爱啊!


1 88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九)

喜闻乐见的主要矛盾之一。


十九、

从白马寺出来,谷月轩与荆棘一同回到镖局,才刚一进门就见关伟慌慌张张地带着一群人往外跑,嚷嚷道他把陆少临弄丢了。

谷月轩想起之前路上喧哗,道:“陆兄不会是遇上那群锦衣卫了吧?”

荆棘啐了口:“这小子,尽在紧要关头坏事。”

他们正欲转身出门寻人,背后传来一声轻咳。

一名红袄绿裙的高大女子倚在门口,一撩长发,盈盈笑道:“谷公子,荆公子,你们可是要找奴家?”

关伟一见门口那人,喜上眉梢,直冲上去搂着那女子肩膀开怀大笑起来,惹得边上站着的其他镖师大为惊骇,一阵窃窃私语。

荆棘看了会那女子,又看了看跟前一扫愁闷的关伟,皱眉狐疑道:“新相好?”

谷月轩...

15 50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八)

一般来说只有刚开头和快结尾的时候我能坚持日更吧。

#本章有奇怪的梗上线,没忍住自己对陆少的爱【。


十八、

两日之后,洛阳城里。

武林大会在即,城里人流密集,大清早的街道上也不显空旷,来来往往皆是腰佩刀剑的江湖人士。一辆风尘仆仆的马车慢慢驶入城门,混在人堆里并不起眼,也没人注意到一左一右坐在车辕上的人是谁。

马车挑了条僻静些的路,又往城里走了一段,路过一家茶馆时,有一行人似已等待多时,为首的绿衫青年从桌边站起来,迎向前来。

他倒是一眼认出了驾车之人,朗声道:“谷大侠,荆大侠,关伟在此等候多时了。”

荆棘坐着未动,谷月轩先行跳下车辕,拱手道:“原来是关少镖头。不知少镖头是受何人所...

16 55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七)

随便谈个恋爱。


十七、

汝州郊外,有一匹马伴着一辆马车匆匆地走在林间小道上。

下了数天的雪总算是渐渐停了,周遭枯枝上的积雪被日光晒融,淅淅沥沥地落下来,倒像是又下起了一场冷冷的雨。

不远处是一条不宽的河流,骑在马上红衫青年一勒缰绳,轻轻跃下,对着马车说道:“谷兄,荆兄,少临兄,再往前就要过沙河了。”

坐在车辕上的人摘下头顶斗笠,刚刚回头,就见身后车帘被一只苍白瘦长的手稳稳撩开。

谷月轩迎着日光微眯了下眼,先冲着荆棘笑了笑,又抬头对傅剑寒道:“多谢傅兄这一路照顾,从此处到洛阳,大约还剩下三四天脚程了吧。”

四人在宿州城外会合,一刻不停地赶了三天路,待出了凤阳府才敢稍事休息。好在...

28 73

不管放大还是小图真的都嚎嚎抗!!!qwq谢谢!今年还是一如既往地爱你!!
以及又老了一岁什么的,呵,你是又忘了如图咱们现在站的这对师兄弟是年上了么?斜眼(。
还是躺平让我好好攻罢。

maruko:

 @光幻视 my问生快!!!!!!!

实在是太肝了就直接用这个图惹qwq!

======================

以及,

你又比我大一岁了所以我又可以攻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

7 46

【苏越】血热(三十二至三十三章,正文完结)

对,我终于完结了。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

【苏越】血热(三十一)

倒数第三章。决战前来一发。


三十一、

天墉城进入全面战时的第二十九天,所有分散在大陆各处作战的机甲驾驶员都收到命令,被要求紧急撤回空间站基地。

从霄河里出来,陵越第一个见到的便是百里屠苏。焚寂到达得比他要早三分钟,百里屠苏特意在停机坪多逗留了会等他。将近一周未见,他又瘦了些,肩头绷带还未拆掉,脸颊上也添了几处新伤。

陵越慢慢走过去,伸出手匆匆揉了揉师弟的颈后乱发。他和百里屠苏互相凝视了片刻,都微微笑起来。陵越知道自己看起来也很狼狈,不过他们都还活着,这已经足够成为高兴的理由。

幸存下来的斩妖人又一次聚集在了训练场上。与上一回涵素讲话时候相比,短短半个月,站在同一个地方的人已少了将...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六)

打打打,然后谈下恋爱。


十六、

正卯时分,宿州城北门。

过几日便是冬至,夜是极长的,这会天色仍暗着,街道房舍皆笼于浓稠的雾气中,一眼望去,只能隐约辨个灰蒙蒙的剪影。

四处阒寂无人,间或几声鸡鸣,飘散在这冬日清晨的寒风里,直到几声轻轻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踏碎了这方静谧。

一辆马车自浓雾深处行来,出现在通往城门的窄巷一头。

这车行得不紧不慢,坐在前头车辕上的人手握缰绳,和着车辙碾过青石路面的轱辘声,悠悠闲闲地哼着小调:“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他声音清亮,气韵充沛,虽说有几个音不在调上,一首曲子下来却也挺顺畅,颇有几分率性滋味。

这条小巷格外幽长,行至一...

侠风那个四十问

看到了就随便填下,找找源头问卷应该是来自 まるこ GN?


1. 请问你的昵称和你在游戏中给主角起过的名字

昵称:阿四

起过的名字有:百里越(。)、东方日天、师兄嫁我、渣渣


2. 请问你是玩过武林群侠传的老玩家还是从侠客风云传开始玩的新玩家

新玩家


3. 老玩家的话,是怎么接触到武林群侠传的?

4. 新玩家的话,入坑的契机是什么?

有一天看到基友在首页转发游戏相关,一眼看上宣哥画的大师兄立绘,biubiu——直击心脏。


5. 数字版、标准版、豪华版你购买的是哪个?

数字版x2,外加一本武林通鉴 ...

14 11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五)

最后的好师弟卡我便是没想到【。


十五、

那店小二一出手,他们便知此处已被有心人暗中盯上,自不敢久留,立刻出了客栈,往市集中央走去。

人流密集之处反而更安全,一行人走走停停,等确定了周遭再没有可疑之人的跟踪,才由傅剑寒带着七拐八拐摸到了一处小巷子里。

那巷子比寻常可见的还要幽深些,两侧墙上砖瓦斑驳,铺着大片枯绿青苔,脚下青砖地面也是坑坑洼洼,一看便许多年未曾整修过。等到了巷子最深的地方,日头都被挡在了半堵残垣外,面前灰墙边上胡乱叠着一大丛干柴,堆得约有大半个人高,从那木条交叉的缝隙中,勉强可以窥见一闪红漆半褪的窄木门。

走在最前头的红衣剑客伸出手,轻推了推那扇门。

门没落锁,吱呀...

13 72

【苏越】血热(三十)

真打起仗居然是我觉得谈恋爱写得最好的一次(¬_¬)


三十、

紫胤这一开口,连审判席上的涵素都松了口气。

虽说从未担任过天墉城的总指挥官,但紫胤在天墉城一待几十年,一直总领所有科研工作,一连十数代机甲设计都出自他手,若要论资排辈的话,整座空间站上无一人说话分量及得上他。

其他将军简短交换了下看法,连方才因陵端之言而有所动摇的几位都纷纷妥协,很快达成统一意见。

涵素清了清嗓子,一锤定音道:“焚寂刺杀雷严纯属误会,百里屠苏无罪释放,允许归队。”

听完宣判,陵端脸都灰了,颓然跌坐到椅子上。芙蕖则按捺不住地蹦了起来,跑过来一左一右挽住了百里屠苏与陵越的胳膊,一抬头见紫胤还...

【苏越】血热(二十九)

审判。


二十九、

作为最早的军事基地,天墉城悬于大陆上方的近地轨道上已有近百年。整座空间站均由青色的合金打造,高大巍然,造型古朴,乍一眼颇有几分像一座浮于虚空的楼阁。

从地上归来的机甲冲出大气层,在靛青色的天幕上划出数道炽白焰火,慢慢减速,依次靠近那青金色阁楼的一角飞檐。第一具机甲与那飞檐上外凸的停泊夹接合完毕,沿着内设轨道缓缓推进停机坪,紧跟着是第二第三具。留在最后的是陵越的霄河,在确保焚寂卡上停泊夹之后,霄河才收回了勾着那赤红机甲的钢索,跟着上前进入空间站。

所有机甲逐一归位,陵越走出驾驶舱,抬头环顾四周。他和百里屠苏从未离开天墉城这么久,停机坪里的风景虽然一成不变的单调,但已...

自勉,努力点评论技能点。

为了美味的野菜饼,争取奋发图强为每一篇喜欢的谷荆&荆谷文写长评。

至于游戏向苏越苏这样的夕阳圈,大概我再怎么想写长评都只有土可以吃了…………含泪远目

九妹巴扎嘿: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

【苏越】血热(二十八)

终于要回去了。


二十八、

听完陵端的话,陵越等人都瞬时明白了前因后果。

那装作焚寂杀进青玉坛的机甲,除了抢去能量核心的巫咸,还能有谁?看来他们仍是不够快,没能赶在风广陌前头,还是让他在穹顶之下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那台机甲,如今在何处?”陵越眉间紧蹙,厉声问。

“在哪里?不就在这里么?”陵端仍是没弄清状况,愤慨地举着光秃秃的左臂指了指焚寂。

还是芙蕖反应更快,拉了把陵端,抢着说道:“那机甲杀了雷严,就离开了白帝城。穹顶之下的警察拦不住他,也没法跟上去,没人知道他去了何处。天墉城得到消息之后,涵素将军立即命令我们下来追捕焚寂……不,那假冒焚寂的罪犯。我们进不去穹顶,就只好在附近...

师兄弟都苏又帅!!!!!(☆_☆)(☆_☆)(☆_☆)敲碗等生日礼物到手XDDDD 一定马上用起来!

爱圈圈!!!!!!!❤❤❤

卤蛋教右护法:

送给 @光幻视 的乱流的图。

我好喜欢那个一出场,带着斗笠,浑身充满武侠气的阿棘qwq真的好帅!!!

让我带图表白!!爱问问!!!(_:(´ཀ`」 ∠):_

1 130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四)

值此良辰美景,这章全是闪光弹。

以及有傅傲天出没。


十四、

这世上最大的喜,莫过于失而复得。

谷月轩从来以为自己不是个会计较得失的人。从小到大,无瑕子便这般教导他,做人要淡泊,要心宽,这般才能无欲无求,逍遥自在。他是真的听进去了师父的话,在逍遥谷的那些年里,凡事他都尽力去做,因为比常人少了些旁骛,慢慢地一步一个脚印,就走到了叫人高山仰止的地方。这一路上多少辛劳困苦,他并不以之为失;而随之而至的世人称道,他也未必视之为得。

那些江湖中人趋之若鹜争抢得头破血流的东西,恰恰是谷月轩不在乎的。不了解他的人,只当他是品行高洁虚怀若谷,而看不惯他的人,又当他是装模作样欺世盗名。这些人的心思,...

12 76

【苏越】血热(二十七)

开始收尾。


二十七、

两人从霄河里出来外头已是星河满天,为了节约能源,飞行器完全熄了火,停在一边。行商们身披斗篷,围着飞行器睡下,借着尚有余温的引擎取暖。这大约也是他们这些年来野外生存积累下来的经验。

和第一次相比,百里屠苏实在称得上温柔小心,不仅没再多折腾陵越,也没弄脏两人衣物。饶是如此,陵越还是谨慎地检查了许多遍身上痕迹,把外套衣领拉高些,才往众人休息的地方走近。

算算时辰,也该是巫女过来交接的时候,接下来轮到霄河守夜。远远地见那纤细的灰蓝色机甲出现在林子边缘,陵越又转身准备回驾驶室。

“师兄。”百里屠苏拉了他一把,“要不要换焚寂上?”

“不用。”陵越摇头,他不能说没有一点

【侠客风云传】【谷荆】乱流(十三)

差不多告白了。


十三、

客栈外的小巷子里,拄着拐的老头晃悠悠地走着。他腿脚似是有些不便,步子迈得极慢,深一脚浅一脚,腰上的葫芦有节奏地敲击着那拐棍,和着步子发出沉闷的咣咣声,在这条深深的巷子里回来荡去。

夜半时分,风更大了些,吹得两边屋舍的灰瓦都在咯噔作响。独自走着的温壶九好似从那声音里辨出了一丝异样,忽然间就顿住了步子,乱蓬蓬的白发遮掩下,一双苍老的眼里冷冷地迸出精光来。

只听他低喝了声,手里的拐棍倏地抡起,挟着十足的劲道往后一劈。

尘土飞扬处,银光乍现。

他那一拐自然没能真劈到地上。抵着他木拐的是一柄泛着寒气的、这世上绝无仅有的好刀。

墙边的阴影里,荆棘长身而...

20 85

【苏越】血热(二十六,文下补充本文ABO设定)

还没打仗就接着干干。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一篇ABO!


二十六

第二日清晨,风晴雪就按照约定早早过来,带两位斩妖人与一众紫榕林行商离开幽都。

不知是否是百里屠苏的药油发挥了功效,一晚上下来,陵越周身的酸疼感消退不少,也恢复了正常行动的体力。见他已无大碍,在帐篷外候着的方兰生等人也松了口气。

同来时一样,幽都借了一辆装甲飞行器出来,供行商们乘坐,同时还往里头装了好些冲锋枪一类的武器。对此洛云平略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趟货来时遭到妖魔攻击,并没有完整交到幽都人手上,如今反倒得了将近双倍的报酬,不合做生意的规矩。

风晴雪硬是指挥其他人把东西搬到飞行器上,坚持道:“洛大哥,你们这次损伤不小,...

【谷荆】正道大侠与魔教小哥

一个特别扯淡的梗,算是个倒写?

我不管,我就要接着萌。


——

有一天,正道大侠在一座高山脚下捡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受了很重的伤,昏迷不醒,眼看着就快要死了。

正道大侠身为正道大侠,自然不会看着任何一个人在眼前死去。尤其那个人还很年轻,长得也挺俊。

这座山的山顶上是魔教的大本营,正道大侠是知道的。他想,这个年轻人大概也是被魔教那帮人害的,才会跌落悬崖。

于是他心生恻隐,二话不说地把人背回了客栈里。

正道大侠费了千辛万苦,端茶送水,亲自煎药,熬了几天几夜,才把那人救活。

那人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拎着他的衣领,咆哮着问这里是哪里他又是谁。

正道大侠镇定地微笑:“在下逍遥谷大弟...

 
2 / 10

© 光幻视 | Powered by LOFTER